Mangosteen

『信白』昙花愿2

信白 『昙花愿』2

李白望着那人儿,不禁都漏了神。身心估计都漂到西洋去了,这漂亮‘美人’的意思可是跟青楼的姑娘不搭边。 似乎是瞧见李白望着他,勾了勾嘴角。略带尴尬的回礼轻笑,说到底?

谁成想这这斯既是幼时同他游山玩水的竹马?到底是老爷子瞧不下去,推脱着给那游魂漂到远洋的少爷摇醒了。老爷子在外面可不惯着他,眼下定是棘手的时候。不拖着李白念同窗旧情求人家帮忙高抬贵手应应急么?

李白可没心思在意老爷子心里想的,上去就道了句不打草稿三边儿一边都搭不上的话,活脱脱的见人就想跑的害羞娇姑娘模样。“不要”。

李白说完肯定也是悔了,尴尬着苦笑。然后就被自家老子憋屈着跟着韩信去听所谓的‘演讲’了这跟小鸡崽子被拎着脖领揪过去听夫子讲堂似的。令人脑袋发涨。(好似上数学课时的我令人头秃.jpg)可好歹熬过去。

俗话说的好,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当初哪个的说他是天资聪颖神子下节的?哦,想起来了好像叫什么,神婆?呸,晦气!李白发誓等到再见到那个自称神婆的疯婆子,定要绑上个三天三夜毒打一顿。李白在外面的名声可不像韩信一般,活脱脱的叫一个潇洒。浪漫主义可不是吹的,但凡城里有点风吹草动他可都能靠那群骑马三杆子不搭边儿‘兄弟’。表面称兄弟每次可都是多收了不知几倍的银子。

『好水的文感jio码不下去了  ooc小学文笔ooc怪物 搞艺术带师』


伞修

ooc预警 不喜自绕 小学文笔 不好见谅谢谢

伞修

湛蓝的天空伴着炎炎烈日,房间里两个坐在电脑前玩闹儿着的少年和正在转个不听吱嘎着悬挂的电扇。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诶,我赢多少次了?”黑发少年满是趣味的望着座位旁的少年。

“哼才四百多次而已”

满是不服输的少年用着本子在记录些东西。仔细看才会发觉。噗,都多啦?还用本子画正字来记录输了多少次?

黑发少年可被人动作逗笑了。“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过我。”

“诶,沐秋我说你行不行啊?怎么又输给我了?”少年稚嫩有带着还未褪去的奶音挺着胸腔真正因为屏幕上的荣耀而欣喜的哼着。

“少年,可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当年他是这么说的。柔和的日光映在人身上,眸子里腻着满眼都是宠溺也略微带着点窘迫。

欣兴里魏琛还在回忆也不禁感叹“那时候荣耀里两大小魔头可就属他们两个了。”

新来的队员会问另一个是谁?

“另一个啊。是和一叶之秋一样有名的家伙,叫秋木苏。”说到这儿魏琛吸了口手中快燃尽的烟,口中吐层层白烟。

“他荣耀水平完全不在叶修之下。而且精通所有枪系。”

“精通所有枪系?!那他和叶修谁更厉害?”

魏琛的神情貌似是惋惜这个天才。

“这个...他们都是在一起并肩作战,到底他们之前谁更强,我们也很好奇。可惜啊,曾经没有答案。现在也不会了。”

谁也不曾想过现在嘲讽全开垃圾话很多的叶修。曾经也是个腼腆的少年,可惜别人没人理解也没有给他机会。人生大概就是这样。过往行人种种,而你却一眼都不看我。匆匆给我下了定论就消失了。

也没人想过,那是的叶修哭的多死心绝望。泪水流干了也就只剩下那个无神无光呆滞的眼睛了。

曾经的一叶之秋可以说是年少有为。现在也是。君莫笑拿下了37连胜的记录的那时候和一叶之秋那些年为嘉世拿下的冠军的那一刻。现在叶修只是在想如果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一起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你还活着还在有多好。

南山有伞也有叶修的牵挂 苏沐秋。

南山冷吗? 不冷,因为那里有这一个温柔沉睡的天使。

南山有风么? 有啊,不然怎么会卷走叶修那一刻的定格和牵挂呢?

南山静么? 静啊,不然...你怎么不会回来呢?


(信白)昙花愿1

【信白】昙花愿1


【老规矩 老么?应该算老吧? ky勿扰!  私设我只是个ooc的怪物 民国时代 我只是个可靠的鸽子 咕咕咕】

白家的宅子虽说不是甚大,反之富裕冷清。再之便是着院里打杂的小女是嘴露叫人听去丑闻也是常事了。

这宅邸唯一瞧着顺当了就是李白生母生前居住的了。倒也是废语。白家主母的寝房可会不好?


晨时天空淡起异色,本就温雅的院子可就热闹起了。

可惜夫人去的早,徒留李白一人在这院子直至今日。

“诶,我跟你说啊。你可知白老爷昨夜同公子道了些甚。今早公子却是同往日不同,难不得是招了些什...”


(多嘴的人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skr)

“可不是,你小点声怕是又被人听去难不成你想像二姨娘的贴身丫鬟一样被人破了六盏铁水破了面相不成?”


这可不话倒是没少说便被我们李公子听打了个正着。

要说白老爷也是个诚心栽进去的主儿。李白母亲没了后便再无娶过正室。这两个姨娘还不是被人硬塞的嘞。

李白不爽归是不爽,但非今日是母亲生辰便一早去望了几眼。

这可是又逮了住机会溜出去?不不不,这回跟着老爷一同出去习事见见世面了。

什么?你问我两个杂役的?还用晓得哦。肯定是被嬷嬷听去各自掌嘴喽。

今个可是在酒楼光听那帮老狐狸满嘴兜火车也就无趣多了。偏偏自家老爷子还推着孩子往人坑里跳。李白的酒量其实也不输在唱诸位老爷子们,毕竟日日混在酒楼,夸张了千杯不醉也不吹。

哄自家老爷子欢心了,那也是为了不让他去的早点儿。李白虽不是孝子但衣食父母的道理还是懂得。

你说有奶就是娘?那乖乖你可错了。在场谁不是翻脸不认人的主儿,可不管你这个啊。

到了,后面基本都是绅士的敬酒,混杂的胡扯。酒后的笑声更是遮不住内心算盘打得噼啪直响。谈归谈了,座在席宴里的李白眸子里却被一抹赤发吸引。

(终于码好了(●°u°●)​ 」,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大家就当看个小笑话过去哦(´-ω-`)。希望你们多留写评论哦。不然我感觉好尴尬的。∏_∏)


【信白】昙花愿



背景:民国时期

人物:李白-富家企业少爷 韩信-商业间谍

【人物设定ooc 不喜绕谢谢】


古道长街漫雪,白日有着林林总总之人。

赶着了路边摆的茶摊。点份热茶暖身也是不错的。大寒之季,有着推车买报的赶巧着也能收着薄薄的纸钱。回转白氏企业是众多豪门里数一数二。

可惜命门不易,小儿子刚出生不久便没了生母。家中长父掌事,便无长辈管教白家的。虽是无长辈管教这可苦了教书先生。小儿子生性顽劣可给捞家父落下了心头病。待到长成了个翩翩公子。

虽是生着一副好皮囊,偏不着正道。仗着权势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不巧老爷子这些时日染了风寒。筹备的新产业也一拖再拖。

待到过了些时日才勉强有所好转,外人也不知老爷同公子道了些甚.......


【算是一个点梗,文笔不好码个序章】


【all老白】梦



ooc小学生文笔 不喜绕 谢谢

冬季伴随着老式房屋的玻璃外雪还在下着。屋子里的老式火炉也烧着柴火发着噼啪噼啪的声响十分应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漫漫下着。一切都很寂静。直到一个嘹亮的少年音划破了清晨的寂静。顶着耀阳如同阳光的少年正温柔【划掉】的叫着一位银白色少年起床。“白宝贝!老白!欧的白!猪精!起床了!”

可不巧那位少年非但没起来却把其他兄弟吵醒了。“瓦不管你是狗吗?这才几点?”那个名字欧的白的银发少年和另一位带着眼镜棕色发色的小少年似乎都是因为被那人吵醒对人不满的抱怨道。名叫流萤的那个人【帅鸽】 倚在门边也都是刚睡醒的样子。“学鸽鸽,你又开始了哦。”那位叫16的少年醒了就用着自己软软的声音挂在银发少年的身上。叫瓦不管的那个少年继续吼道“狗16!我淦您老师!”一会儿另一个异瞳的少年也被吵醒推开自己的房门便看到自己家的兄弟们又在互gay怂了怂肩。你觉得他会去参加这种无聊的事么?会么?答案是肯定的!他会去!结束了这场“战乱”。几个人清心静气的坐在一起吃早饭。【除了互相嘲讽对方外】。我们欧的扒一小天使则是因为没事情干。自己家的弟弟们因为要工作又是很忙。目送他们走了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餐具。便开始了直播。他们同居也有五六个月了除了每天早上必不可免的“战乱”外还是很理想的。想着想着我们可爱的欧的白从梦中惊醒。望着漆黑的四周。原来都是梦。打开手机看了Q群里还在互怼的魔人们。老白也不知是怎么联想起梦里的事。楞楞打字道“面基吗?”